中东欧经济复苏动能削减 能源进口依存度高

中东欧经济复苏动能削减 能源进口依存度高-有驾
图为位于匈牙利萨兹豪隆包陶的多瑙河炼油厂。(新华社发)
俄乌冲突发生之后,美西方对俄罗斯能源采取了严厉制裁,导致俄罗斯能源对欧流量大幅削减,而随后北溪2号管道的废止和北溪1号管道的爆炸,进一步限制了俄罗斯天然气供应,直接导致欧盟天然气价格飙升且大幅波动,严重影响家庭消费和工业供电,能源危机愈演愈烈。随着欧盟储气量的上升,11月以来天然气价格明显回落,但仍然高于同期价格数倍。国际能源署预测,能源危机将持续到2023年。覆巢之下无完卵。能源危机也对中东欧国家造成了较大影响,并削弱其经济复苏动能。
能源进口依存度高
中东欧国家对于包括天然气、原油、固体燃料等几乎所有主要能源均有较高的进口依赖,这也加大了能源供应波动对于经济的冲击,使其经济复苏进程受阻。
近年来,虽然在欧盟的气候政策引导下,中东欧国家能源来源逐渐趋于多元,但依然需要依靠进口来弥补缺口,而俄罗斯仍是其初级能源商品(天然气、原油和硬煤)的主要供应国。制裁实施前,俄罗斯天然气占中欧和东欧国家天然气消耗量的近一半,塞尔维亚等与俄关系密切的国家天然气供应更是几乎100%依赖俄罗斯;原油方面,欧盟整体的进口依存度都很高,制裁前主要来自俄罗斯(29%)、美国(9%)、挪威(8%)、沙特阿拉伯和英国(均为7%)、哈萨克斯坦和尼日利亚(均为6%),占欧盟原油来源的四分之三。欧盟整体煤炭的进口依存度约为34.8%,其中多数需求都源自中东欧国家。禁令颁布前,中东欧煤炭使用约有19.3%来自俄罗斯,哪怕作为煤炭大国的波兰,2021年,俄罗斯供应的煤炭仍占其使用量的20%。
能源的高进口依存度决定了中东欧国家对于外部能源供应变化的敏感性,与其相关的民用和公用领域也显示出脆弱性。法国总统马克龙9月份时宣称,俄罗斯在欧盟天然气进口份额中占比急速下降至9%,对中东欧国家打击巨大,也为后续经济的复苏埋下隐患。
传统能源占比大
自欧盟委员会主席冯德莱恩上台以来,欧盟将未来30年的主要增长动力寄希望于绿色化和数字化转型。由于减排压力不同,这种转型本身就存在地区差异,乌克兰危机带来的能源危机进一步加速了转型进程,对于中东欧国家来说有着更大的冲击。
中东欧国家能源结构中传统能源的比例高,经济发展动能很大程度上需要传统能源作为支撑。欧盟统计局数据显示,固体燃料在本国能源总体使用率中排名前三的都是中东欧国家,分别为爱沙尼亚(53.1%)、波兰(40.7%)、捷克(31.2%);而中东欧的清洁能源在本国能源总体使用率平均约在10%至15%之间,核能的占比平均在5%以下(大部分中东欧国家为0%)。近些年欧盟提出了“欧洲绿色新政”等推进绿色化的措施,使得中东欧国家不得不逐渐向清洁能源转型,而最好的、最便捷的选择本应是天然气。在匈牙利(33.5%)、克罗地亚(30.3%)和罗马尼亚(30%),天然气已成为本国主要的能源来源,大部分中东欧国家的使用量也在15%至25%之间。
由于中东欧国家清洁能源开发程度普遍较低,对于传统能源依赖性强,能源结构难以在短时间内转变。而欧盟的碳中和目标又对其碳排放有着明确的限制,这使得中东欧国家近年来不断提升天然气在传统能源中的比例。俄罗斯的“断气”使其被迫加快了转型进程,并将对经济复苏产生持续性影响。
各国受影响程度不一
中东欧国家数量众多,内部也具有差异化特征,各国对俄的能源依赖程度、能源结构、对俄立场各异,故而受到能源危机的影响程度也不一。
受影响较重的是以立陶宛、波兰为代表的对俄强硬的中东欧国家。立陶宛目前在民用领域已完全停止进口俄罗斯天然气,波兰则在4月份将俄罗斯天然气进口份额降为零。但在俄乌冲突之前,欧盟中最依赖俄罗斯能源的国家就是立陶宛(约占96.1%)。为满足生产生活需求,除了寻求其他进口源,这些国家不得已在绿色进程中有所倒退,比如波兰直接解除了对使用煤炭发电的禁令,停止关闭煤矿进程。而一度高涨的能源价格,造成了消费市场的“需求破坏”,哪怕目前价格有回落的迹象,却依然阻碍内部市场的消费。这不仅使中东欧国家本就落后于西欧的绿色转型进程愈加受阻,也使得其消费市场难以快速恢复。
受影响较轻的是以匈牙利和塞尔维亚为代表的对俄中立国家。来自俄罗斯的能源占匈牙利需求量的54.2%,所以匈总理欧尔班在经济制裁中始终争取匈牙利的豁免权,以此稳定其能源供应。但即便如此,在能源危机的影响下,10月份匈牙利通货膨胀率依旧达到21.6%,为1966年以来新高,而燃油也出现了短缺现象。能源价格上涨和波动导致生活成本不断攀升,市场消费动力不足,经济复苏阻碍重重。
(本文来源:经济日报 作者:中国社会科学院欧洲研究所 陈思杨)
来源:经济日报
0

全部评论 (0)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