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43岁村支书的65天:入过舱、白了头,“但我不能退!”

“第一反应是不敢相信!
感染了,工作怎么办?家里怎么办?”
看着眼前的抗原自测“两道杠”
孙廉一时有点懵
从驻村抗“疫”
到感染病毒入舱
再到如今康复归来继续战斗
嘉定区江桥镇新江村党总支书记
孙廉已经连轴转工作了65天
“村里人说我头发白了好多,我本来没注意,自己拿着手机拍了张照,才发现果然如此,也许是这段时间压力太大了吧!”摸了摸那一簇灰白的头发,孙廉笑着说。
上海43岁村支书的65天:入过舱、白了头,“但我不能退!”-有驾
一天只睡两三个小时
从这波疫情开始,43岁的孙廉就一刻不停,带头组织、落实和执行村里的各项防疫工作。
“初期是最难的,工作千头万绪,摸着石头过河,一天只能睡两三个小时,真的感觉有点吃不消。”
孙廉所在的新江村,村域面积3.48平方公里,有8个村民组,大小企业68家,人口近9000人,其中80%都是外来人口。包括他在内,较为年轻的村委会工作人员只有十来人,组织开展核酸采样、扫PDA、搬运物资、送医配药等大大小小的任务都落在他们肩上。“那时候,不少村民甚至是部分工作人员和志愿者也有情绪,他们可以向我发泄,但我不能退、不能松,只能想方设法把困难和问题一一解决。我必须竖起旗帜,给他们战胜疫情的信心。”回忆起那段时间,孙廉感慨万千。
上海43岁村支书的65天:入过舱、白了头,“但我不能退!”-有驾
这波本土疫情开始时,上海仍是初春,连日阴雨加上低温,又仿佛回到了冬天。一次村民在进行核酸检测时,刚好遇到下大雨。正在现场维持秩序的孙廉一转头,就看到现场采样医护人员的双脚完全浸泡在冰冷的积水里。孙廉一下就红了眼眶,赶紧找来砖石和木块,垫在“大白”脚下。那一刻,孙廉一心想着快点顺利做完核酸检测,可是他浑然未觉的是,自己也一直站在冰冷的雨水里,全身也早已被淋湿。
突如其来的“两道杠”
3月27日,连续高压的工作让孙廉逐渐觉得有些乏力,喉咙也有些嘶哑。但他并未放在心上,以为就是累了,休息一下就会好的。
像往常一样,他在忙完当天的工作后,回到办公室取了抗原进行自测。可是,这一次的抗原测试结果和往常并不一样——随着试剂慢慢延展,抗原上出现了清晰的两道杠。
他有些错愕,以为是搞错了,连忙又取了一个抗原重新检测——结果依旧是清晰的两道杠。再测一次,依然是两道杠。
稍微定了定神后,孙廉来不及多想就立即向上级部门汇报了情况,并迅速收拾东西到单独的房间内自我隔离。
上海43岁村支书的65天:入过舱、白了头,“但我不能退!”-有驾
“我有点害怕。这是人之常情,就是对可能感染病毒的未知。我还很担心、很焦虑,当时村里的疫情防控任务这么重,一旦我被感染,接下来村里的工作怎么办?”那一夜,孙廉辗转反侧、难以入眠。第二天,他在疾控部门的安排下进行了单管核酸采样。第三天清晨,他接到了来自疾控部门的确诊阳性电话通知。
孙廉被确诊阳性后,村里的防疫工作就由江桥镇委派专门工作组接手。
他把办公室“搬”进了方舱
3月29日,确诊后的孙廉进入方舱医院接受治疗,一度出现发热和喉咙肿痛的症状。
一室一厅的房间住了4个人,大家都戴着口罩,病友之间几乎没有交流,这让孙廉感觉有点压抑:“感染之前,工作上的那种累只是身体上的累,好好睡一觉就能很快恢复;但感染以后更多的是‘心累’,是那种来自精神层面的压力。”
上海43岁村支书的65天:入过舱、白了头,“但我不能退!”-有驾
作为村党总支书记,孙廉一直记挂着村里的疫情防控工作。“虽然有镇里工作组接手,但是他们毕竟不像我那样了解村里情况,有些工作我必须要参与。”于是,他在方舱里一边接受治疗,一边打起精神,和工作组互通情况、商量防疫对策……就这样,方舱的床头柜成了孙廉的办公桌,他的笔记本上密密麻麻地记着相关防疫手势和工作要求,然后再通过电话远程参与、落实具体任务和措施。
参加视频会议、接打一个又一个工作电话……病房里的孙廉常常忙到深夜。“病友们老是打趣说,他们是去养病休息的,而我是去出差工作的。”孙廉笑着说。
对孙廉来说,感染后他一直不忍直面的是家人。他怕父母知道了自己确诊的消息后难以接受。本想一直瞒下去,可终究纸包不住火。父母跟他视频通话时,虽然没有流露出太多异样的情绪,但孙廉能够明显感觉到他们的苍老。“只能尽力去安抚他们吧!尽快康复并且控制好疫情,是我对自己小家的责任,也是对整个新江村的责任。”
上海43岁村支书的65天:入过舱、白了头,“但我不能退!”-有驾
经过治疗,孙廉的身体逐渐痊愈。4月12日,孙廉康复出舱。在经过观察期后,他立即回到了工作岗位。
经过前段时间的摸索和实践,村里的防疫工作都理顺了,核酸采样、发抗原、送物资……一切都有条不紊地进行着。随着防疫工作的持续推进,新江村疫情得到了有效控制,村里已连续半个多月没有新增确诊阳性患者。
上海43岁村支书的65天:入过舱、白了头,“但我不能退!”-有驾
“现在的防疫成果来之不易,我们一定不能掉以轻心,一定要把工作做得更实、更细。再大的坎、再难的关,只要坚持总能迈过去!”孙廉边说边捋了捋灰白的头发,“等疫情过去,一定要去理个帅气的发型。”
解放日报·上观新闻原创稿件,未经允许严禁转载
作者:茅冠隽 陈皓珺
微信编辑:佳思敏
校对:皮小姐
上海43岁村支书的65天:入过舱、白了头,“但我不能退!”-有驾
0

全部评论 (0)

暂无评论